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請按主旨作出回應﹞ ***
主旨寄件者更新日期
回覆 (178):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I just learned from HKPO that there will be no refund for Mork's absence.:(  
 
 
 
cpsjj
09-04-23
10:13:27
回覆 (177):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Last time the excuse was back injury, must be a year ago now. Yes, I might consider refunding too, I've heard much of Bamping though he is good too. I would not hesitate to go if it will be Fang Xiaomu playing. Fang is now the co-principal cello in HKPO and she's got a gorgeous sound. I always enjoy watching her playing, not only is she pretty but whenever she plays it is always like a shampoo commercial, swinging her head with that pool of long hair like crazy, as if having had a heavy dose of Ecstasy. It's quite a scene.  
 
 
cpsjj
09-04-23
10:07:48
回覆 (176):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CP,  
 
Morning, Thanks for your update!  
 
Yup Ken1967 told me that this is the second time he withdrew from the scheduled concert with such short notice by virtue of sickness. I suspect the reason could be his birthday (25th April), may be HK is not a good place to have birthday.  
 
I opine that refund is fully justified.  
 
Not even music fans disappointed, even the conductor and HKPO members should be quite unhappy of such reckless decision.  
 
George1977
george1977
09-04-23
08:56:56
回覆 (175):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the forthcoming concert of Truls Mork at Cityhal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george1977,  
 
Truls Mork has withdrawn again at last minute. He is replaced by Richard Bamping!  
 
 
cpsjj
09-04-22
15:32:16
回覆 (177):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A pleasant surprise from the Beckham of classical music - David Garrett. Audience enthusiasm? There were close to 20 stage calls.  
 
 
cpsjj
09-04-19
13:36:01
回覆 (176):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滂沱大雨下的如火熱情  
網誌分類:Concert Experience | 網誌日期:2009-04-19 10:02  
昨天大雨滂沱,眼見午後診所的人流逐漸稀少,不如早點休息,聽音樂會去也。  
 
匆匆趕到文化中心票房,幸好尚餘五分鍾才開場,怎料即場售票的櫃位竟現長長的人龍,其中也不乏國內的朋友,近年港府調低了入境限制,香港管絃樂團又在Edo De Warrts 帶頭日漸精進,相信對國內朋友有一定吸引力。還幸平時運動夠,趕及在指揮出場前坐下,氣來氣喘的聽今晚節目。回想數月前David Zinman指揮港樂音樂會不足五成入坐,我實在驚嘆以下節目入座率竟達七成:  
 
 
浦羅哥菲夫在創作G小調第二小提琴協奏曲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沙皇的新娘》:序曲  
 
柴可夫斯基第三交響曲,又名「波蘭」  
 
聽慣音樂的朋友一定聽過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的「天方夜譚」,這曲「沙皇的新娘」老實說對我來說非常陌生,但那優美的旋律,豐富多姿的配器,光輝的銅管令人很快就投入於音樂之中,短短十分鐘的樂曲是不錯的引子。  
 
隨之而來是我企盼的節目,Prokofiev 的小提琴協奏曲是我極喜愛的曲目,一直以來甚少在現場聽到,這次機會當然不容錯過。這首樂曲作於Prokofiev 流亡法國與西班牙之時,樂曲旋律動人,也不乏炫技片段。第二樂章的旋律更有如天籟,在樂隊「滴答滴答」伴奏下,小提琴奏出如歌的旋律。第三樂章是火熱的西班牙舞曲。至於小提琴家Julian Rachlin,雖然我知道他有幾張唱片,但還未聽過他的表現,這次實在令我刮目相看。和唱片上的Heifetz相比,他的技巧當然遜色,但也自然和自信,我也覺得他的音色比不上唱片上的Oistrakh, 但也是幼滑如絲,整體甚為出色感人。在熱烈掌聲之下以巴哈無伴奏奏鳴曲作Encore, 他音色甜美,感情豐富,我除了驚嘆只有讚美。  
 
 
 
隨之而來的柴可夫斯基第三交響曲,是柴可夫斯基所有交響曲中較少聽的一首,樂章以中間慢板樂章為重心,五樂章結構。我經常有一非正统的觀點,就是Tchaikovsky的作曲手法源自歌劇,而馬勒的配器和高度戲劇性的寫作手法是從Tchaikovsky有異曲同工之妙。這首樂曲有柴氏一貫的優美旋律,第四樂章輕歌漫舞,也有如洪水缺堤的感情宣洩,如第一樂章沉重主題和第三樂章憂鬱的慢板。至於別名「波蘭」則是源於第五樂章取法於波蘭民歌的主題。  
 
昨晚指揮雷梅萊特(Arild Remmereit)曾任烏克蘭國家歌劇院樂團的藝術總監及指揮基輔國家管弦樂團,雖然我從未聽過他的名字,但他曾在Oslo 任Jansons 的副手,又曾在意大利聖西西里歌劇院跟伯恩斯坦合作,頓時令我雙眼放光。  
 
事實上他指揮下的港樂可用火熱來形容,第一樂章結尾更令樂團進入忘我衝刺狀態,一向在樂章與樂章之間甚為安靜的聽眾也忍不住拍了幾下手掌,Remmeriet指揮動作有Bernstein 風格,動作較大。座在前面的小妹妹也放下在手上玩弄的洋娃娃,受音樂感動而學起指揮來。  
 
有時名不見經傳的音樂家卻會帶來一些驚喜,我相信昨晚是大大的驚嘆,心滿意足的喜悅,那怕空着肚子到晚上十時。  
 
我也希望將來介紹一下Prokofiev violin concerto no.2 與Tchaikovsky Symphony No.3 在手頭上的幾個唱片版本。  
http://hk.myblog.yahoo.com/chankaiming
CKM
09-04-19
12:07:49
回覆 (175):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Dvorak Violin Concerto in a minor  
 
很喜歡一開始小提琴的那段三度雙音,十分纏綿 。  
 
選來的是 The Art of Milstein CD Boxset 裡 CD3 一個 1957 年的錄音。  
 
 
 
http://www.amazon.com/Art-Nathan-Milstein-Box-Set/dp/B000002S53/ref=sr_1_1?ie=UTF8&s=music&qid=1240111450&sr=8-1
erictang
09-04-19
11:39:08
回覆 (174): 古典音樂版本比拼擂台
 
 
 
will you attend the forthcoming concert of Turls Mork at Cityhall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George1977,  
 
Yes, I'll be at the Friday concert. What about you? Feel like having dinner together if you'll be there too?  
 
 
 
cpsjj
09-04-18
23:22:28
回覆 (224): Chopin Piano Competition
Programme  
 
BRAHMS Three Hungarian Dances  
 
BRAHMS Violin Concerto  
 
BARTÓK Concerto for Orchestra  
 
 
 
Following Mullova’s performance of the Brahms Concerto at the London Proms, The Daily Telegraph reached for superlatives, “The particular glory here was the burnished tone, seamless phrasing, matchless control and effortless expressiveness of Viktoria Mullova. A more perfectly formed performance would be hard to imagine.” Bartók’s Concerto for Orchestra gives every instrumental section its moment in the sun and culminates in a thrilling torrent of symphonic sound.  
 
 
 
http://www.hkpo.com/eng/concerts_and_ticket/concerts/concertdetail.jsp?id=114  
http://www.hkpo.com/eng/concerts_and_ticket/concerts/concertdetail.jsp?id=114
Gingers
09-04-18
06:47:25
回覆 (223): Chopin Piano Competition
蕭邦大賽是同類型的國際鋼琴大賽裏資格最老的,也是最人才濟濟的比賽。他們的網站是http://www.chopin.pl/imprezy/konkursy/konkurs_en.html,裏頭有很詳盡的介紹。我不打算去翻譯它,這篇文字只談談歷屆出名的參賽者。  
 
我前幾年在唱片行看到有蕭邦大賽現場錄音的CD,包羅了比較近代各屆參賽者的演奏。聽聽這些「遙想公瑾當年」的歷史之音很有趣味,我把聽音樂的一些感想寫在這裏和大家分享。對歷史錄音有興趣的可以去找這套CD,低價版的LaserLight出版,名稱是Great Chopin Performers,一套五張CD。  
 
蕭邦大賽第一屆在1927年一月舉行,首獎得主是Lev Oborin。名字耳熟嗎?那套出名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就是David Oistrach和他合作的。除了這張唱片之外,我沒聽過他任何其他的錄音。接下來的二三屆分別在1932和1937舉行,得主幾乎都是蘇俄或東歐鋼琴家。第四屆在戰後的1949年舉行,也剛好是蕭邦百歲冥誕。首獎由Bella Davidovich (USSR)和Halina Czerny-Stefanska (Poland)共同擁有,二獎也是由女性奪得,這一屆是女性稱霸的局面。同時從第二屆開始設立馬祖卡演奏特別獎,這三屆的馬祖卡特別獎都是被首獎得主順便拿走。  
 
從1955年的第五屆開始,名單上就多了許多我們這一代聽音樂的人所熟悉的名字。這一年的首獎是波蘭的Adam Harasiewicz,二獎是俄國的Vladimir Ashkenazy,三獎是中國的傅聰(Fou Ts'ong)。這一屆的馬祖卡特別獎也終於打破前幾屆的慣例,被傅聰拿走。  
 
前陣子看到一篇網誌,談起這段歷史,為阿胥肯納吉和傅聰抱不平,認為首獎的Adam Harasiewicz後來的成就比不上二三名的。CD裏頭沒有傅聰的演奏,無法評論他比賽時的表現。Ashkenazy有兩首,練習曲OP 25 #6彈得很有新意,但另一首波蘭舞曲OP 53實在不怎麼樣。當然我不是說以這兩首就能評論他比賽時的表現,但是反觀首獎得主Adam Harasiewicz的錄音,包括敘事曲OP 23,Impromptu Op 51, Prelude Op 45,每首都夠份量。而且他的第二號協奏曲彈得非常棒,甚至有名盤的水準。我想Ashkenazy和傅聰應該輸得不冤枉。Harasiewicz後來名氣不大是因為他只把演奏曲目限制在蕭邦,少了很多機會。他的蕭邦風格不像魯賓斯坦那麼陽剛,但是很率真,是耐聽的演奏。  
 
第六屆在1960年舉行,首獎得主是18歲的Maurizio Pollini。他除了是最年輕的首獎得主之外,也是第一個拿到首獎的西方人。這一年起還另增了波蘭舞曲特別獎,連同馬祖卡獎都被第二名俄國的Irina Zaritskaya拿走。  
 
一般評論Pollini的風格是技巧卓絕,情感壓抑。我記得以前看到的一段文章,提到魯賓斯坦時任評審,在某公開場合備極推崇Pollini的表現,甚至說在座沒有人比他彈得更好(言下之意是包括他自己和其他評審)。這套CD裏包括有夜曲Op 48 #1,波蘭舞曲Op 44,馬祖卡Op 50 #3,我買到的另一張CD(Polskie Nagrania PNCD 003 International Chopin Competitions : The Golden Twelve Vol. 3)裏面還有第二號奏鳴曲。最驚人的當然是二號奏鳴曲,我喜歡這個演奏勝過他多年後在錄音室錄的唱片。高度自信,精確技巧加上完美的結構,很難讓人相信是十八歲的人彈的。  
 
Pollini彈馬祖卡,這也是我唯一找到的錄音。很有趣,我聽完後的感想是有些事畢竟不是光靠技巧卓越就能辦得到的。  
 
第七屆,1965年,Martha Argerich拿了首獎,另加馬祖卡特別獎。Argerich彈馬祖卡?這也是天下奇聞,可惜的是這套CD竟一首都沒選。Argerich是和Pollini極端相反的例子,她的蕭邦有很強的自發性,從來沒有人用她的方式彈過蕭邦,被視為全新的視野。這裏選了她的練習曲Op 10 #1, #10,夜曲Op 55 #2,Grand Valse Brillante Op 34 #1,協奏曲一號,另外在Golden Twelve那片上還有前奏曲Op 28 #19-#24,船歌Op 60,詼諧曲Op 39,波蘭舞曲Op 53。我猜這幾乎是她比賽所彈的全部曲目,除了缺馬祖卡之外。  
 
演奏呢?和她後來出版的唱片有幾乎相同的水準。我個人是覺得她的蕭邦太..那個新潮了,聽她的前奏曲和船歌都會暈船。  
 
其實Argerich在1960年時已經19歲,足可參加前一屆的大賽。如果她真這麼幹的話,在第六屆大賽就會碰到小她半歲的Pollini,鹿死誰手還真是讓人好奇啊!  
 
第八屆,1970年。首獎得主是美國的Garrick Ohlsson外加馬祖卡特別獎,二獎是日本的內田光子(Mitsuko Uchida)。這幾屆有不少日本鋼琴家拿到名次,但內田光子是成績最好的一位,但可惜這套CD上沒選她的演奏。我對Garrick Ohlsson不熟,CD上只選了他彈的三號奏鳴曲,聽了沒太大感動。  
 
第九屆,1975年,波蘭的Krystian Zimerman拿了首獎,並且囊括了馬祖卡和波蘭舞曲特別獎。這套CD沒選他的演奏,他得獎後在DG出了不少評價很高的唱片,而且演奏不局限於蕭邦曲目。  
 
第十屆,1980年,風風雨雨的一屆。首獎得主是越南的Dang Thai Son,這屆起另增協奏曲特別獎,三個特別獎都由Dang Thai Son和另一位參賽者共得。這屆也首次有台灣的參賽者榜上有名,陳宏寬(鋼琴家陳必先的弟弟)得到Honourable mention(不列名的佳作)。  
 
這屆比賽的風波來自參賽的Ivo Pogorelich,因為演奏詮釋過於異端,被多數評審裁定從決賽名單刷掉,引起欣賞他的Martha Argerich(該屆評審之一)不滿,以退出評審團做為抗議。主辦單位最後把他也列名在Honourable mention了事,但是輿論已經轟動,人人爭相打聽這位落榜英雄,反而沒人關心首獎得主。  
 
CD裏收了Pogorelich彈的二號奏鳴曲,馬祖卡Op 59 #1-#3,前奏曲Op 28 #21-#24,敘事曲Op 38,練習曲Op 10 #8,應該很完整。我的感覺是他的演奏技巧上並非完美無暇,拿不到首獎應該不冤枉,但是在決賽被刷掉又有點那個。他的演奏實在是嚇死人不償命,幾乎每一首聽了都有腦充血的危險。以Argerich的演奏風格,完全可以理解她賞識Pogorelich的原因。以大部分評審的立場,也完全可以理解想要把他儘早踢出去的心情。我一方面覺得應該要有人站穩立場,告訴全世界蕭邦不是隨每個人高興這麼搞的,可是另一方面又覺得他的演奏並不是完全標新立異,並非不能接受。  
 
CD也選了一首首獎得主Dang Thai Son(鄧泰山)演奏的船歌Op 60。他的琴音有點重拙,我個人覺得少了彈蕭邦應有的輕靈韻味。我想這屆大賽的風波主要原因是首獎得主不夠實至名歸而惹人議論。如果首獎得主的實力像前幾屆一樣,風波大概也鬧不大。當然,也因為這套CD只選了一首他的演奏,我的偏見可能未必公允。但是至少我確定是不喜歡他當時演奏船歌的方式。  
 
鄧泰山預定今年年底到台灣演出,我如果人在台灣的話一定不會錯過。我找到網路上有一篇轉載的訪問,網址是http://blog.yam.com/chiu719/archives/371257.html,訪問稿在最下面,非常真誠而有趣,並且包括了關於當年大賽以及與Pogorelich的第一手內幕,一定要去看看!  
 
第十一屆,1985年,首獎得主是俄國的Stanislav Bunin,外加波蘭舞曲和協奏曲特別獎。二獎得主是法國的Marc Laforet,外加馬祖卡特別獎。這套CD上有Bunin彈的前奏曲Op 28 #13-#18,聽起來中規中矩,雖不是讓人印象深刻的演奏,但也不辱首獎名聲。CD沒選二獎Laforet的任何演奏,卻選了第五名也是法國人的Jean-Marc Luisada彈的馬祖卡Op 24 #1-#4。那四首馬祖卡倒讓我印象深刻,後來發現DG出了他一套馬祖卡CD,買來聽了後非常滿意。  
 
接下來的十二(1990)和十三(1995)兩屆的首獎都從缺,其他的名次也就沒什麼好提的了。  
 
第十四屆,2000年,終於首獎沒再流產。中國的李雲迪得到首獎,外加波蘭舞曲特別獎(與另一中國參賽者Chen Sa共得),但另兩項特別獎從缺。我只聽過李雲迪得獎後DG出的蕭邦選曲,非常端莊典雅而技巧卓越的演奏。  
 
李雲迪不久前在台灣開過獨奏會,似乎引起一些討論,但是我看到的都不是針對他的演奏或音樂論述,反而圍繞一些有的沒的花邊話題打轉。很多去看演奏會的樂迷是抱著看帥哥偶像的心態去的,引起另一派人批評李雲迪不夠帥。後來看到的一些網路媒體,又看到很多人批評某報系在力捧李雲迪,也有人說沒必要只因為他是中國人就去捧他。看了一堆讓人頭昏又毫無重點的論述,就是沒有人針對他的音樂去發表意見。
http://tw.traveleredge.com/USNP/Traveler/Valhalla/814
george1977
09-04-17
14:48:13
回覆 (222): 傳聰(Fou Ts’ong) 在西敏寺的錄音
傅聰演奏蕭邦馬祖卡全集(CBS IM 42209-10, 3LP):這套全集錄製於 1984 年。由於傅聰當年是蕭邦大賽馬祖卡特别獎的得主,因此當目錄出現這套唱片時竟有股勢在必得的衝動...,我在訂購單上特別註明: Dear Sir,由於我和這位鋼琴家流著相同的東方血液,無論如何,請您將這套唱片留給我...,結果唱片公司果真很夠意思地將這套唱片留給我...,但原因肯定和血液種類無關...,因為他自動把售價加倍後才賣給我...,哈!不過這套唱片真的好好聽...。  
http://www.southaudio.com.tw/Music%20ACG01.htm
george1977
09-04-17
14:43:53
回覆 (221): 傳聰(Fou Ts’ong) 在西敏寺的錄音
傅聰彈蕭邦的夜曲(CBS 61827/28, 2LP):錄於 1978 年,傅聰的夜曲學問可不小...,怎麽說?因為這套夜曲並没有把 No.1 ( in B flat minor, Op. 9 No.1 ) 放在 Side - 1 的第一曲,而是以 No.19 ( in E minor, Op. 72 No. 1 )當開頭,然後是 No. 20,再是 No. 21,緊接著才是順著 No. 1 到最後的 No. 18,有没有人知道為什麼?是為了湊 LP 的刻片長度還是...?好,公佈答案 --- 蕭邦的夜曲並非一口氣寫完的,他每次僅寫個兩、三曲提獻給某小姐夫人...,是後人將其依序收錄成册,其中第 19 號這曲創作於 1827 年,而沒有作品編號的第 20、21 號創作日期也都早於第 1 號的 1830 年,傳聰有別於其他鋼琴家,他的夜由是真正依蕭邦的寫作次序演奏,特別吧!  
http://www.southaudio.com.tw/Music%20ACG01.htm
george1977
09-04-17
14:43:12
回覆 (221): 傅聰﹕我心甘情願永遠做音樂的奴隸 / 孫穎
傅聰﹕我心甘情願永遠做音樂的奴隸 / 傳聰和劉詩昆之對話  
 
 
與鋼琴家傅聰約在上海長樂路333號共進晚餐,這地方是旅美鋼琴家周鏗先生找的。上世紀初的建築,西式的外觀之下飽含著濃郁的東方色彩。我一推門進去,就感受到了這家高級餐廳的那份無處不在的精緻,隨即就想到了傅聰先生那如蘭的氣質,我不禁在心中稱讚周鏗:「真會找地方!」 傅聰還是穿著全身黑色中式服裝,中式布鞋,手上戴著黑手套,(是那種可以把五個手指頭露出來的手套,既保護手指,又方便彈琴。)他一如既往地拿著煙斗,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煙草香味,在飄渺的煙霧中,他溫潤似玉的笑容使他看起來很從容。  
 
(以下談話孫代表孫穎,傅代表傅聰)  
 
孫:傅聰老師您好!又見面了,一年前我們在香港尖沙咀北京道的滬江大飯店為你慶祝音樂會成功,你還記得嗎?  
 
傅:記得記得,這沒有多長時間嘛!那天我的老同學們也來了,挺熱鬧的。對了,那家飯店的上海菜做得還真不錯,好像就是你開車帶我們去的。  
 
孫:(笑)你記性真好。下次你來香港,我再帶你去找好吃的餐廳,這方面我是內行。對了,你這次來上海音樂學院的大師班講學,要住一段時間吧?  
 
傅:(指周鏗)是啊,就是他安排的。現在的年輕人彈鋼琴,技巧真是好得不得了。那天周鏗帶我聽了一個他們學院附屬小學的孩子彈琴,真是不得了;我們中國人天生手就靈巧,再加上現在的孩子都是從小就開始學,童子功好、又勤奮,從這個彈鋼琴的單純機械技巧來說,我是一輩子都做不到,只能望洋興嘆囉!  
 
孫:你太謙虛了。眾所周知,鋼琴家要贏得聽眾的心,技巧只是其中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他的思想、感情和智慧,才是讓他的音樂迷人的最重要因素。換句話說,我對一個只是技巧完美的彈奏者充其量只是尊敬,而充滿感情和靈氣的彈奏者卻會令我落淚。 一味苦練並不足夠  
 
傅:有感情的彈奏就像是彈奏的人親口在對你訴說一個動人的故事,效果自然大不一樣。這不光是靠練琴得來,要聽大量的音樂,還要有人生經歷。譬如你是作家,你就要看很多很多的書。我覺得現在的孩子只是一味地苦練是不夠的,另一方面,他們太缺乏真正的音樂了。有音樂感並不等於真正的有音樂,距離還很遠呢!要做到真正有音樂是需要許多因素的:文化修養、美術、哲學等,都要懂;還有音樂本身,就已經是一個汪洋大海,有太多東西需要知道了,不能只懂得練琴。我小時候聽的音樂,那真是種類繁多啊!  
 
孫:聽說你現在還保持每天練八個小時的琴?  
 
傅:是的。  
 
孫:真是太令我欽佩了!你現在上台演出前還會感到緊張嗎?  
 
傅:永遠是緊張的,不緊張並不代表是好事,我覺得藝術家應該是很Vulnerable(敏感)的。  
 
孫:你父親傅雷從小就教育你做人是第一,其次才是做藝術家,他的思想對你的影響很大吧?  
 
傅:我記得我小時候,大概七、八歲左右,有一天放學回來,父親突然告訴我不要再上學了,他自己來給我上課。第一課就是《論語》中的「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這就是我人生的第一堂課,我最近常常想起這句話,覺得這簡直就是我一生的寫照,父親對我的教導我是一天比一天更能體會得到。 彈出「真正的蕭邦」  
 
孫:你最喜歡的鋼琴家是誰?  
 
傅:我最喜歡的鋼琴家已經去世了,是科爾托(Alfred Cortot)和施納貝爾(Artur Schnabel)。  
 
孫:現在的呢?或是我們東方的年輕人裡面──比如郎朗、李雲迪……  
 
傅:這是無法比的啦!我喜歡的鋼琴家,現在的年輕鋼琴家是望塵莫及的。  
 
孫:這也是好事,讓人永遠有奮鬥的目標,因為無敵是多麼的寂寞。對了,如果重新讓你選擇你的職業,你還會選鋼琴嗎? 傅:我可能會選指揮。年輕的時候,因為戰亂、選擇老師、對父親的逆反等種種問題,我曾經有一段「浪子」生活,錯過了練習技巧最重要的年齡,所以一輩子都要很辛苦的練琴,而從事指揮工作,我就不用在技巧上那麼辛苦了。但是,當指揮要很會處理人事關係,這又是我的弱項了。  
 
孫:德國大文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爾曼.赫茲曾說過你彈的蕭邦才是「真正的蕭邦」,而且他第一次聽到你的琴聲是在出租車上的收音機裡。你自己是怎麼理解蕭邦的?  
 
傅:我想在音樂史上,蕭邦未必是最偉大的音樂家,但是,他肯定是最被人愛的作曲家。我個人為什麼對蕭邦感受特別深呢?可能因為我也是離鄉背井這麼多年,對我來說,我對中國文化是最渴望的,我的根是在中國。蕭邦離開了波蘭,去了法國,那還基本上算是一個歐洲的文化。所以對我來說,我對故國的思念,是比他曲子中所表現的還要刻骨銘心的。 性格矛盾的東西多  
 
孫:你的性格像父親還是像母親?  
 
傅:兩人都有相像的地方。我有一點很像媽媽,很容易心軟,我性格裡矛盾的東西很多。  
 
孫:上次我在《孫穎的音樂天空》書中,受了你的「上海普通話」之影響,把你說的那句「師今人,師古人,師造化」寫成了「思古人,思今人,思古人之造化。」今天正好趁這個機會改正過來。  
 
傅:(笑)上海話是有點兒師、思不分。我看了你寫的那本書,很快就看到了這個小問題,我當時還在想:這個小姑娘把這個字給寫錯了。  
 
孫:謝謝傅老師的指導。我想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假如讓你對「音樂」說一句話,你會說什麼?  
 
傅:(想了想)我心甘情願永遠做音樂的奴隸!  
 
孫:謝謝您,傅聰老師。  
 
傅:(笑著往煙斗裡添了一小撮煙絲)也謝謝你!  
 
傳聰和劉詩昆之對話  
 
傅:劉詩昆的鋼琴童子功真是太厲害了!他是不用練琴的。我就吃了這個虧啊!因為我三歲開始接觸琴,中間斷了九年,直到十二歲才又再正式學,錯過了打下童子功的最好年齡。  
 
劉:(笑)你這樣才更厲害啊!我也不是完全不練,大曲子還是要練的,一般的曲子我聽都可以聽會,像拉赫曼尼諾夫第三鋼琴協奏曲這類作品,那就算是神也要練!  
 
傅:(笑)所以我就在記者面前說過:「劉詩昆這傢伙已超越了天才,是個鬼才啊!……」 一位大師在眾人面前如此盛讚另一位大師(還是同行),除了真情流露、由衷欣賞之外,他的境界之高,心胸之廣,真是令人稱道!
george1977
09-04-17
14:36:03
回覆 (220): 傳聰(Fou Ts’ong) 在西敏寺的錄音
傳聰(Fou Ts’ong) 在西敏寺的錄音  
 
鋼琴家傳聰先生是 1955 年第五屆蕭邦大賽第三獎及馬祖卡特別獎的得主,那年的評審團由法國馬格利特‧隆、義大利米開朗傑里等名家所組成,共有 77 人出賽,當年的首獎由波蘭鋼琴家 Adam Harasiewicz 獲得,第二名則是大家所熟悉的俄國鋼琴家阿胥肯納吉,我記得在“傅雷家書”中提及 --- 傳聰的父親傅雷對兒子的表現十分欣慰,說他得到的馬祖卡特別獎比得第一獎還得的巧...【不愧是文壇名家,形容的真好】。  
 
傅聰的錄音並不少,但他最早的錄音可能是在西敏寺完成的,以下便是我所知道傳聰在西敏寺唱片公司的錄音清單:
http://www.southaudio.com.tw/Music%20AAAA01.htm
george1977
09-04-17
14:25:00
回覆 (219): 林行止和傅聰
看《英倫采風》第四集,驚見一篇傅聰的訪問。原來林行止訪問過傅聰?  
 
 這篇林行止對傅聰的訪問,是一篇很重要的文章。林行止是一個報人,有問問題的觸角,而且他是業餘音樂家--他習小提琴多年,曾說過音樂是他除經濟之外的第二專業--由林行止來訪問傅聰可以想見能夠擦出火花。  
 
  而這篇訪問也確實精彩。林行止的問題問得很專業。可以想見如果林行止不是香港報人的話,這篇訪問很有可能因為政治而不能見光。  
 
  訪問後附有一篇王恩所寫的《關於傅聰》,想多點認識傅聰的可以找來看看。這裏先簡介一下。  
 
  傅聰天生下來便註定要活在世人眼光之下,因為他的父親名叫傅雷。《傅雷家書》大家也知道的了。傅雷本身是翻譯大家,也對藝術有研究,坊間可以買到他談音樂的書。傅聰就是生於這樣一個文藝世家。傅雷從傅聰很小便開始培養他成為鋼琴家,而傅聰也自小顯露出一些成為音樂家的特質,例如從小已愛聽古典音樂。  
 
  傅聰在鋼琴方面的天才在波蘭舉行的蕭邦國際鋼琴比賽裏展露了出來,令世界驚奇,中國人驕傲。按蕭邦鋼琴比賽就是幾年前李雲迪參加且得了第一使他一夜成名的那個比賽。當年李雲迪破了兩個紀錄:第一個中國人得到冠軍,且是得歷來最年輕的冠軍。但是說到中國人得獎,傅聰才是第一人,他在一九五五年的第五屈蕭邦鋼琴比賽裏得了第三名,且拿下了「馬庴卡」獎。當年是共產主義在全世界鬧得沸沸燙燙的年代,波蘭和中國同為共產國家,但是波蘭是蕭邦的故鄉,當時的藝術氣氛較自由。傅聰能夠到波蘭,當時也是要得國家支持的,是國家「派」去的。  
 
  蕭邦國際鋼琴大賽是樂壇最重要的鋼琴比賽,歷代得獎人不少也成了世界知名的鋼琴大師,包括傅聰、Ashkenazy、Pollini、Argerich、Ohlsson、內田光子、Krystian Zimerman、Bunin、李雲迪、陳薩、李嘉齡等。  
 
  得獎後,傅聰作了一個令舉世震驚,事後看令人喝采的決定:不回國。為甚麼他會、他敢作出這樣的決定?這個決定真的不容易做。試想想,中國雖然叫做已經「解放」,但是在搞共產主義,知識分子要上山下鄉,要勞動,而且像傅聰一家這種小資產階級是要被鬥的。更重要的一點是,他的父母家人仍在大陸,這樣逃亡(這個詞頗合當時的形勢),可能代表以後也不能見家人的面。  
 
  在林行止這篇訪問裏,「為甚麼逃離中國」這問題是被觸及了。傅聰回應是為了音樂。他說愛好音樂的人都希望能在不受任何限制阻撓的自由環境下發展他的藝術生命。最精彩的一句「馬克思主義不能改變一加一等於二的定理,卻說你彈的是布爾喬亞的音樂!」真的是一語道破了共產黨的辦事手法。以莫須有入罪是中共行之有年的手法,觀乎程翔案便可知。若果傅聰當年選擇回大陸,大概要整日勞動,不僅沒有多餘的精力搞音樂,思想自由也沒有了。傅聰以後能在樂壇繼續活躍,演出和權錄音,全因他當日沒有回國,為此一眾樂迷便要喝采了。何某認為傅聰作出出走這一決定多少跟他父親傅雷有關。若果傅聰因為回國而斷送了他的音樂前程,想想傅雷會是多麼的痛心,甚至比死更難受?  
 
  而傅雷也的確是自了餘生的。先叉開一筆,若果有網友之前見到chris 的留言而不太明白的話,現在便該了解多些。對於傅雷的死,林行止的訪問也有問到。林行止問道謠傳傅雷的死是否屬實,這裏照錄文章裏傅聰的回答:「是的,這是事實,我相信他們是服毒自殺的」。從傅聰答的語氣好像也不能十足百分百的肯定。傅聰說「相信」,因為已有前科:傅雷在日本時期和國民黨時都準備過自殺,再者自從傅聰在報上讀到這消息後便沒接過父親的信。那個年代,在外的兒子連父親的死也不能弄個明白。  
 
  作為一個業餘音樂專家,林行止當然會在訪問裏問到一些關於音樂的問題。讀到一些有趣的東西,就是傅聰把幾個西方作曲家比作中國的詩人。他把蕭邦比做李後主,貝多芬像杜甫,舒伯特像陶淵明,莫扎特像莎士比亞(別弄錯,這個可不是中國詩人)。這種比較真的頗有趣。是否有同感則見仁見智。傅聰亦提到他所彈的唯一一首中國小曲:賀綠汀的《牧童短笛》,這首小曲收了在郎朗的《黃河之子》碟內。但是傅聰的錄音便好像沒見過。  
  再說一下何某現場一次聽傅聰的經驗。那是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的事,在大會堂,當晚傅聰跟葉詠詩指揮的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奏了兩首莫扎特的鋼琴協奏曲,第二十六和第十三。記得當晚傅聰隻手戴上露出手指的手套,大概琴彈得多了,有多少退化吧,畢竟已是七十歲人。傅聰彈起琴來,就像訪問裏所說「搖首吟哦」。當晚的音樂會細節的已不記得了,但何某很記得傅聰彈琴是的touch,輕盈細緻,沒半分過分,聽起來很舒服,是很好的莫扎特詮釋。彈莫扎特是很奇怪的,他的音樂對鋼琴家來說算不上難彈,但是要彈得好往往是技術未成熟的幼童和上了年紀技術已是爐火純青的鋼琴家才彈得好的。且很多時鋼琴家都是老來才彈莫扎特。Bohm 說過莫扎特能寫出仙樂是因為他早已看破生死,何某以為這是為甚麼不為生死苦惱的孩童和看破生死的老人彈得好莫扎特的原因。  
 
  其實傅聰彈琴是搖首吟哦還有practical 的原因,就是他要身兼指揮的工作。何晚聽的那一晚他只是獨奏,但是近幾年他卻為「Meridian」這label 錄了不少碟,當中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都是他身兼獨奏和指揮的。習慣使然,他彈起來當然會搖首吟哦了。  
 
  開券有益真的不錯。遇上這篇林行止的傅聰訪問實在是大有收穫。  
 
http://hohuiran.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80127
george1977
09-04-17
14:22:12
回覆 (218): 中國鋼琴詩人 - 傅聰
中國鋼琴詩人 - 傅聰  
 
在能夠獲得國際聲譽的華人音樂家中,馬友友是當今古典音樂界最紅的大師級大提琴家,而鋼琴家傅聰是享譽最久的「鋼琴詩人」。  
 
生於1934年,以超人的天賦和勤奮,傅聰於50年代就成?傑出的青年鋼琴家。1955年參加在華沙舉行的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名列第三,並且獲得「馬祖卡」最佳表演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爾門海塞在聽過傅聰演奏的蕭邦作品後說,傅聰是「真正的蕭邦,是華沙時的蕭邦,海涅時的蕭邦。」而傅聰豐富的人生、深厚的中國文學詩詞涵養,及在哲學與美學上的思想,使他被西方音樂家尊崇為最能表現蕭邦詩情的藝術家。  
 
為祝賀傅聰的七十壽旦將近,新力音樂特別推出此套亞洲限量發行之典藏珍選,收錄傅聰親自監督製作之蕭邦「夜曲」、「幻想曲」,以饗樂迷,同時專輯中還有蕭邦曲目中少有錄音流傳之「紀念冊曲」、「帕格尼尼的回憶」變奏曲,是喜愛蕭邦的您絕不可錯過的精彩音樂。  
 
名家推薦  
 
聽傅聰彈蕭邦,就好像讓人聽見了當年流浪在異鄉,熱愛祖國,歸去不得音樂詩人的深痛感觸似的!有誰能比傅聰更能夠道出一整個時代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這是一位深刻體驗了生命,洞察東西方文化的中國文人,以最敏銳纖細的方式所敘述出的音樂!  
葉綠娜~著名鋼琴家  
 
聽過傅聰彈的蕭邦,才發現中國與波蘭的心靈距離如此靠近。  
 
儘管受完整的西方學院訓練,但傅聰一輩子都無法褪去自己中國人的血緣,以及身為傅雷之子的事實。  
 
中華文化在傅聰身上,結晶出兼具深厚與飄逸的美感;傅家的人格養成,更讓他博學多聞,視野不只侷限於音樂領域。  
 
傅聰的鋼琴,觸鍵細膩且純粹動聽,有種中國山水畫的空靈感受,重意境輕效果,運指與呼吸重視線條流動之美,與西方鋼琴家的表現方式相當不同。彷彿有條看不到的線,把手指接連到黑白鍵。  
 
傅聰的蕭邦,清麗瀟灑且不流俗套,有股溫文有理的浪漫詩情,重感動輕華彩。無論是夜曲、幻想曲、船歌或是波蘭幻想曲,聆聽時音樂所呈現的真摯情感,彷彿一股電流通經心頭,讓人驚覺原來中國與波蘭的心靈距離,竟近在咫尺。  
賴偉峰~資深樂評人  
 
傅聰小傳  
 
傅聰一九三四年出生於上海,父親為中國著名的文學翻譯家傅雷。在雙親刻意培養下,傅聰從七歲半開始學習鋼琴,十四歲因舉家遷到昆明而停止學琴,三年後才又重拾鋼琴,向俄籍女鋼琴家伯朗斯坦夫人學習鋼琴,十八歲與上海交響樂團合作貝多芬第五號鋼琴協奏曲《皇帝》。  
 
一九五三年,傅聰獲選代表中國參加在羅馬尼亞舉行的「第四屆世界青年與學生和平友誼聯歡國際藝術比賽」鋼琴獨奏第三名,賽後到德國、波蘭演出。由於傅聰傑出的表現,波蘭政府正式邀請聰參加一九五五年的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傅聰在蕭邦大賽得到第三名與「最佳馬祖卡演奏獎」,成為第一個在國際性鋼琴比賽中獲獎的中國人,並且得到獎學金進入華沙音樂院。  
 
一九五九年,傅聰因政治因素出走英國,一九六四年入籍英國,並且在岳父曼紐因的幫助下,迅速得到國際樂界的注意。除了蕭邦,傅聰也擅長演奏莫札特、德布西的作品,近年除了演出,傅聰也經常舉辦大師班。  
 
曲目解說  
 
「夜曲」在羅馬時代有「夜神」的意思,而這種音樂型式是由英國的費爾德所制。在低音部和弦伴奏下,高音域奏出如夜一般的寂靜、如夢一樣優雅的旋律,而費爾德之所以把這樣的曲風稱為「夜曲」,很可能是來自天主教會的「夜禱」。蕭邦一共寫有二十一首夜曲,而且正如哈聶卡所說,蕭邦「把費爾德築高、吹進戲劇的氣息與熱情使之壯大。費爾德的夜曲是樸素的牧歌,蕭邦的夜曲不只是單純的表達,而是經過裝飾、陰鬱而且帶有東方氣息。」蕭邦音樂中最迷人的部份就是夢幻般的旋律與熱烈的情感,而他的「夜曲」就像在清涼的夜晚仰望星空一樣舒適快意。  
 
從地獄般的馬堯卡島回到法國後,蕭邦與喬治桑居住在諾昂特。喬治桑把蕭邦安頓在一樓的房間,不但有陽光還能看到窗外整個花園美景;隔壁房間則放著一架鋼琴。喬治桑曾經說:「蕭邦和我正在享受單純而又安靜的生活。我們在戶外用餐,朋友來訪的時候則一起抽煙、閒聊。朋友走了以後,蕭邦會在黃昏時候彈琴給我聽,然後像個孩子般乖乖上床睡覺。」就在這樣輕鬆悠閒的氣氛中,蕭邦寫下多首馬祖卡、夜曲以及第二號鋼琴奏鳴曲、F小調幻想曲等。  
 
或許是鄉下的陽光、友人的造訪與甜蜜的愛情,諾昂特時期的蕭邦創作力相當驚人,F小調幻想曲卻被公認為蕭邦最優秀的作品之一。這首作品以奏鳴曲式寫成,並且帶有一些敘事曲的風格,但是形式更自由,曲風交雜了熱情、冥想、憧憬、戲劇等幻想風的感覺。《搖籃曲》也是蕭邦諾昂特時期的作品,而以表現威尼斯船夫之歌的《船歌》,還有《波蘭舞曲-幻想曲》創作於蕭邦與喬治桑的感情瀕臨破裂之時。因此,曲中有蕭邦當時的孤獨與悲傷感。特別是《波蘭舞曲-幻想曲》它可說是蕭邦的最高成就之一,在「幻想曲」的標題之下,蕭邦把波蘭舞曲的節奏融入所有的主題,風格大膽華麗但又有令人無法承受的苦痛。完成這部作品之後,蕭邦的創作幾乎就完全停頓了。  
 
「蕭邦很自我,個人的痛苦與喜樂都非常重要,他在音樂中把(這些情感)誇張到最大」,傅聰這麼說。不過,「蕭邦的靈魂非常熱情而且有深沉的哀痛,但是沒有一點感傷或是無病呻吟的味道」,所以聆聽傅聰的蕭邦夜曲,會訝於其明淨無瑕,華美又細膩,柔和且富有詩意的的詮釋手法。另一張蕭邦鋼琴獨奏選輯幾乎可說是傅聰評價最高的專輯,特別是《帕格尼尼的回憶》變奏曲,具有讓人無法抗拒的魅力與獨特的風味,令人傾倒。  
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089125
george1977
09-04-17
14:16:01
回覆 (217): 郎郎不誇張更好 傅聰追求至真藝術
【大紀元4月30日訊】(大紀元綜合報導)影響了無數中國讀書人的《傅雷家書的主角之一﹐當年那位著名翻譯家傅雷的愛子傅聰﹐經歷了頸椎病和手疾﹐在71歲高齡上﹐重返上海並將與5月8日開音樂會。談起人生際遇﹑藝術夢想﹐傅聰侃侃而談﹐話語中透露著至真至性……  
 
一向擅長肖邦作品的傅聰,這次還帶來了海頓音樂生涯前期、中期和晚期的代表作品。他說﹐海頓的音樂如此美妙﹐比莫扎特更重創新﹐而有“在世的肖邦”之美稱的他,認為﹐“沒有一個演奏家能窮盡音樂作品的全部,真正偉大的作品永遠比所有最偉大的演奏家更要偉大。”“完美,我覺得我無論如何都達不到。”  
    
據解放日報報導﹐這個論點與他“不敢看《傅雷家書》”似有異曲同工之妙﹐傅聰說﹐“每看一次都會太激動。”“其實‘家書’是我父親追求的一种精神价值。這個精神价值包含了很多東西,東方的西方的,是一個很博大的精神价值,可是絕對不是物欲橫流的世界。一切緣于功利的人是不可能真正讀懂‘家書’的。”  
對目前新生代鋼琴演奏家郎朗、李云迪﹐傅聰表示﹐“郎朗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音樂奇才,我非常欣賞他的音樂才能。”而郎朗的演奏方式,卻讓這位老鋼琴家覺得“夸張得不得了。”他堅信﹐音樂家不僅僅要被听眾喜歡,更要承擔起引導听眾走向一個更高境界的審美趣味上去。他一點也不欣賞“鋼琴比賽”之類的作法來推廣文化﹐“實際卻是反文化,毫無文化可言。”“音樂比賽就是一次實用主義的‘演義’。在實用主義者眼里,哲學是荒唐和無病呻吟的。人的生命本身就是一個謎,如果大家都是實用主義,怎么可能會做夢?怎么可能會有美?又怎么可能思想并產生美的精神境界呢?又怎么可能會有音樂?”  
 
蘇東坡的《江城子》中有一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令傅聰大為折倒﹐為之真性情感動﹐ 而同樣在音樂上的表現上是他居然不很喜歡貝多芬﹐他這樣比方﹐“中國的藝術有道家的,也有儒家的。在唐朝,李白就是道家藝術的代表,而杜甫就是儒家藝術的代表。相對而言,我更喜歡李白的詩作,因為都是直接從心底里流出來的語言。而杜甫也不能說不喜歡,但杜甫太用力,就像貝多芬;而儒家的作品還有一定的說教意味,這也像貝多芬。”@  
 
 
http://www.epochtimes.com/b5/5/4/30/n905835.htm
george1977
09-04-17
14:09:52
回覆 (216): 第五屆華沙蕭邦鋼琴大賽傅聰 @ Jonathan Liu
在去年華沙蕭邦鋼琴大賽賽程影片中有一段評審Adam Harasiewicz哼唱著蕭邦雨滴前奏曲開頭的主題,之後鏡頭轉到後來得獎的李嘉齡演出此曲的實況。此運鏡安排當然有其深遠涵義。白髮蒼蒼的Adam Harasiewicz是第五屆華沙蕭邦鋼琴大賽冠軍,雖然當時獲得成功,但其後來事業發展與聲望是遠不如當年手下敗將阿胥肯那吉與傅聰的!  
 
如今半世紀過去了,當年的翩翩少年如今已成鶴髮老人。然而甚麼才是成功?藝術高下的論斷究竟標準在哪裡?恐怕需要吾人細思。  
 
第五屆華沙蕭邦鋼琴大賽評審米開朗傑里
george1977
09-04-17
14:04:10
回覆 (215): 第五屆華沙蕭邦鋼琴大賽傅聰 @ Jonathan Liu
根據傅聰的說法,以前他年輕時世界上只有幾個大的音樂比賽,而且比賽評審很多都是由德高望重的認真音樂家擔任的,其比賽結果當然較少爭議。在第五屆華沙蕭邦鋼琴大賽上米開朗傑里才35歲就能受邀擔任評審,這點很不簡單,也說明了三十多歲時的米開朗傑里其蕭邦詮釋就很受同行肯定!  
 
另一方面當年傅聰能拿起馬祖卡舞曲的特別獎也實屬不易!我覺得這是對他琴藝非常大的肯定。  
 
最近讀到傅聰的一些訪談,愈來愈覺得他很像中國古代的文人,這大概跟從小家學淵源有關,還有看到他父親傅雷用毛筆抄一整本中國古代詩詞給他,字漂亮而工整,讓人好生羨慕!  
 
傅聰有提到他唱片錄得少之原因,有一點是他認為錄唱片是大事,自己彈錯音或詮釋有問題,可能會誤導後人,也許等到自己發現問題時,唱片都發行好幾年了,追不回來了。  
 
他舉例說過去他錄的蕭邦船歌,有一個音彈錯,另外其中一段詮釋方向錯誤,雖然他錄音前特地去找某波蘭蕭邦音樂學者請教上述段落,但等到唱片都發行後,傅聰才發現自己誤解那位蕭邦音樂學者的意思,而他之前把詮釋方向弄錯了。這段讓傅聰難為情的經驗,使他對錄唱片更加謹慎!  
 
 
當年傅聰成為該次蕭邦鋼琴大賽的唯一馬祖卡舞曲特別獎得主,實在頗不容易!學過鋼琴的人應該都會覺得蕭邦馬祖卡舞曲的節奏相當難掌握,要彈出其韻味頗難!甚至有人說蕭邦的曲子中以馬祖卡舞曲最難精通。  
 
談到馬祖卡舞曲,傅聰說他是訴諸於本能,看到譜子他就會彈,甚至他彈得比波蘭人更道地,不僅如此,他還專門去波蘭教學生彈馬祖卡舞曲。傅聰認為節奏感是天生的,勉強不來的。  
 
第五屆華沙蕭邦鋼琴大賽傅聰領獎照片
http://blog.roodo.com/jonathanliou/archives/1884468.html
george1977
09-04-17
14:03:17
回覆 (214): Sviatoslav Richter 錄下的蕭邦 Scherzo
Chopin Scherzo Nos1-4  
george1977
09-04-17
13:57:20
回覆 (213): Sviatoslav Richter 錄下的蕭邦 Scherzo
JVC CD
george1977
09-04-17
13:55:03
回覆 (212): Sviatoslav Richter 錄下的蕭邦 Scherzo
Old DGG live recital LP
george1977
09-04-17
13:51:42
回覆 (211): Sviatoslav Richter 錄下的蕭邦 Scherzo
Svjatoslav Richter演奏Chopin: The Four Scherzos  
 
  Chopin沈鬱的詩情,化作空中飄散的音符。  
  鋼琴詩人Chopin,一向予人正直親切,內向恬靜,對生命充滿憧憬和希望。《前奏曲》的優雅,《馬祖卡舞曲》的眷戀,都令人愛不忍釋。  
 
  詼諧曲(Scherzos)則披瀝他內心的陰鬱,激烈的憤怒,絕望的情緒。和我們一般熟悉的Chopin,顯然有天壤之別。或許我們太熟悉優雅的Chopin了,而遺忘了詩人也有幽黯的那一面。在Chopin內心深處,究竟藏著怎麼沈鬱的心情?  
 
  Scherzos原係貝多芬繼承自海頓、Mozart的小步舞曲,再經貝多芬發展而成。主要是用在奏鳴曲與交響曲的第三樂章,從普通舞曲的輕快節奏,到德奧音樂家所寫的壯廓作品,內容包羅萬象。Chopin將此類曲式獨立成篇,完成4首在內容與形成上均屬創新的Scherzos。  
 
  第一號Scherzos開始的不協和音,開啟此曲的不安動機,怪異的和弦,使整首曲子在悲傷的氛圍中進行。Svjatoslav Richter的演奏,氤氳出詭譎的場景,緊緊揪住聆聽者的心。  
 
  第二號Scherzos是最著名的一首,將愛恨交織熔於一爐,舒曼將之比擬為拜倫的詩。Richter的演奏,沈迷於思念、詫異與憧憬之間,賦予聆樂者許多想像的空間。  
 
  第三號Scherzos呈現浮動的心情,在多種優美的轉調中行,最後在激烈熱情的尾聲中嘎然而止。Richter的演奏,恍兮惚兮,最後以巨力萬鈞的重槌結束全曲。  
 
  第四號Scherzos完成於Chopin晚年,此時的Chopin雖為肺結核所苦,精神上卻是堅強的,使得第四號Scherzos充滿陽剛之美。Richter的觸鍵在這裡找回了慣有的強勁,一逕兒昂揚著不屈的意志。  
 
  Chopin沈鬱的詩情化作音符,Richter豐富多變的音色與觸鍵,為4首Scherzos作了最好的詮釋。    
 
 
 
◎Svjatoslav Richter演奏的Chopin: The Four Scherzos,在幽黯中尋找美麗的光。LP: EMI SXLP 30510; Victor(日) vic-2162。  
 
http://wuming.nongtong.com/music/wi16.html
george1977
09-04-17
13:49:39
回覆 (210): Alexandre Tharaude 錄下的蕭邦 Waltzes & Preludes
法國鋼琴王子?! 不是Richard Claydermann 啊?! 開玩笑! 但是小弟並非屬於賓妹們所著迷的那個 “名過其實”的法國鋼琴王子!  
 
是誰?! 不就是我新鮮發現的型男鋼琴家 - Alexandre Tharaud!!  
 
十年前,法國鋼琴王子名家Alexandre Tharaud把鋼琴踢出家門,至今尚未把鋼琴搬回家。他說,自己這種超乎常理的舉動,是為了解救自己:「有鋼琴在側,我每分每秒都忍不住想觸碰它,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Tharaud 強調想練琴就去敲朋友家的門。「,有時還會不同的地區加強了作品的特質。例如彈奏蕭邦作品時,他就盡量打擾住在巴黎第九區的朋友,因為蕭邦住在巴黎期間落腳於此,住過的房子達20多個。「這區暱稱做蕭邦區,每當我彈奏時,就會想像蕭邦走在附近的情景,頓時感覺特別親切。」  
 
Tharaud給人略帶神經質而敏感的印象,他巧妙揉合影像與音樂靈巧,公冶一爐的特殊風格,Tharaud是從Poulenc、Schubert (Appregione Sonata) 、Ravel、Rameau、Couperine、Chopin等音樂入手,選曲品味確與Marcelle Meyer神似。  
george1977
09-04-17
13:42:37
回覆 (209): Alexandre Tharaude 錄下的蕭邦 Waltzes & Preludes
Tharaud 詮釋的蕭邦 (Chopin)音樂,既能展現音樂的柔媚面(圓舞曲 Waltzes),卻也可以不落俗套的大膽澎湃(前奏曲 Preludes),Tharaud 特別注入妖豔的風格,具有見樹亦見木的觀點,足以成為近年代表性的演奏錄音之一。前奏曲錄音,Tharaud 特地選擇一部聲音近似1950年代的STEINWAY 鋼琴來錄音,所呈現出的聲音感受,似乎也有幾分向前人世代致敬的意味。同樣是蕭邦,他的《前奏曲》可以冷靜優雅,《圓舞曲》卻又延續過往大師 Alfred Cortot 等人的自由風格,在21世紀重現百年前富於浪漫色彩的詮釋風華。  
 
他強烈的自我風格巧合地與 Arthur Rubinstein 雄性陽剛的 “健康” 詮釋方法大異相趣! 但兩者都是合理而有有說服力的演奏! Arthur Rubinstein傾向使用樂譜中所指示的平穩速度和乾脆利落的技藝指法; Tharaud 則相對使用彈性速度,自由的風格和纖細精巧的指法! 猶如微妙的琴音是唱出來的, 真真正正睡眠前“餘音繞樑,三日不絕”的絕妙樂曲!  
 
我很好奇,如果他下手處理Ballad (敘事曲)、Scherzo (詼諧曲),又會可能展現何種詮釋方法?  
 
george1977
09-04-17
13:42:04
回覆 (208): Alexandre Tharaude 錄下的蕭邦Ballade
Tharaud 彈奏 Couperin 的“Tic Toc choc”MV 則加入了極潮的Hip Hop的動感元素,豐富活潑的生命力,現代舞蹈的姿勢動作足以令人會心微笑,原來巴洛克 (Baroque) 音樂都可以同街頭Hip Hop做 Crossover! 以前我僅僅喜歡 Cziffra 和 Sokolov 的演奏,現在聽完 Tharaud , Cziffra 和 Sokolov 的演奏可以 Forget about it! ^.^  
 
MV of Tic Toc Choc played by Alexandre Tharau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a54RvJM7Fc  
 
錄音質素是示範等級, 同DGG比較,DGG應歸入close-mike,細節極多; Harmonia Mundi 屬於反射出豐富的堂音,可以聽到琴弦震動的清澈泛聲,和諧又悅耳! 好似置身錄音場地之中! 好正!  
http://hk.myblog.yahoo.com/georgefung1977/article?mid=227&prev=238&next=-1
george1977
09-04-17
13:40:27
回覆 (207): Zimmerman 錄下的蕭邦Ballade
1975年,年僅十九歲的Krystian Zimerman贏得Chopin國際鋼琴大賽首獎,同時並拿下波蘭舞曲和馬祖卡舞曲獎,成為該比賽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首獎得主(直到2005年,年僅十七歲的李雲迪,獲得Chopin國際鋼琴大賽首獎,方始打破Krystian Zimerman最年輕得主的紀錄),Artur Rubinstein贈他以金鈕扣。  
 
Krystian Zimerman台風穩健,充滿靈性的氣質,如同Chopin的化身。如果說十九世紀的蕭邦,由20世紀的Alfred Cortot, Artur Rubinstein發揚光大,那麼Krystian Zimerman應是21世紀蕭邦最佳代言人,傳承波蘭音樂的香火。Krystian Zimerman雖以Chopin成名,但亦試圖跳脫Chopin框架,將自己重新定位為全方位的鋼琴家。Krystian Zimerman,拓展Chopin以外的曲目,特別是德奧浪漫樂派的作品, Beethoven, Johannes Brahms, Schubert, Schumann等人的作品,已出現在他的錄音或演奏曲目上。 在Chopin曲目中,我最喜歡的並非鋼琴協奏曲,而是Ballade,那完美明華麗的音符,Zimerman 把蕭邦Ballade 詮釋得淋漓盡致,雖然不一定是Chopin的原始樣式,唯美的觸鍵,華麗而堂皇的琴音,使我沈浸其中而不可自拔。  
 
  Krystian Zimerman低調的行事作風,被稱為鋼琴界的哲學家,深入鑽研樂譜與相關歷史資料,不以誇張的詮釋討好聽眾,故其演奏較少炫彩,猶似與自己對話,細心照顧演奏的每個細節,觸鍵的音色,琴鍵振動的頻率,使其音樂如詩,因而博得「波蘭鋼琴詩人」之雅號。許多時候Krystian Zimerman選擇獨語 (self-conversation),這也是他被樂評家評為耽溺 (self-indulgent) 的由來。在旅行演奏時,Krystian Zimerman和他的前輩A. B. Michelangeli, Pollini , Vladimir Horowitz一樣,喜歡攜帶個人專用的鋼琴。  
 
我個人一直不喜歡把Chopin彈得幽微而柔弱,雖然那是詮釋Chopin的一種面向,但我喜歡明朗的Chopin,試想一個崇向革命的音樂家,豈能只有詩情?因此我喜愛的Chopin演奏,往往是詩情與革命俱在,溫柔與剛強並存。Krystian Zimerman的現場演奏,絲毫不輸給CD錄音 ,大開大闔的琴音,上下縱橫,強弱對比鮮明,完全呈現出Chopin作品阿波羅的一面。我喜歡這樣的演奏樣式,陽光燦爛,火花四射。  
 
 
george1977
09-04-17
13:37:28
回覆 (206): Zimmerman 錄下的蕭邦鋼琴協奏曲錄音
Still unavailable on CD reissue!  
 
The following cover is original LP sleeve
george1977
09-04-17
13:26:05
回覆 (205): Zimmerman 錄下的蕭邦鋼琴協奏曲錄音
Zimerman 20多年後自彈自指 Polish Festival Orchestra的版本有沈溺的彈性速度 (rubato), not everyone cup of tea!
george1977
09-04-17
13:22:57
回覆 (204): Zimmerman 錄下的蕭邦鋼琴協奏曲錄音
曾經被譽為 textbook version 的著名蕭邦鋼琴協奏曲錄音, 日本環球以 24 bit OIBP (Original Image Bit Processing) 技術重新造模, 發行 Zimerman 這個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演奏錄音, Giulini 偕同 LAPO (Los Angels Philahrmonic Orchestra)配合得滴水不漏, 速度比較 Zimerman 20多年後自彈自指 Polish Festival Orchestra的版本明快得多, 沒有癖性, 沒有差不多沈溺的彈性速度.  
 
推薦!  
 
(from my previous post in review33)  
george1977
09-04-17
12:54:09
回覆 (203): Jan Smeterlin錄下的蕭邦《夜曲》全集
My favourite still after so many years, his playing is deemed to be more than perfect, somehow too virtuoso but detailed nuance, string-like tone and subtle color always convince me.  
 
Michelangeli also influenced Pollini because Michelangeli always brought at least 3 pianos to travel around during the recital tour!
george1977
09-04-17
12:49:32
回覆 (202): Jan Smeterlin錄下的蕭邦《夜曲》全集
Morning KH33  
 
Sorry for my sudden interruption last night, having dinner with friends at a restaurant until 11:30pm, call you later on!  
 
I also recommend Pogorelich and Michelangeli, though their expression might not fit some of our fellow's taste but undeniably their technical virtuosity are superb!  
 
The following CD of Pogorelich is highly controverisal but I love it most apart from Argerich and Pollini's account.  
 
george1977  
 
george1977
09-04-17
12:44:50
回覆 (201): Jan Smeterlin錄下的蕭邦《夜曲》全集
 
george,  
 
of the 3 pianist I only have the Moravec LP. He is indeed special, poetic, yet not too sentimental.
kh33
09-04-17
11:49:02
回覆 (202): Sviatoslav Richter 錄下的蕭邦《Prelude》op.28
Borrow from Trollope's photo
george1977
09-04-17
09:51:51
回覆 (201): Sviatoslav Richter 錄下的蕭邦《Prelude》op.28
The only digital LP of Sviatoslav Richter I have  
 
As his headstrong fans, how can I avoid the reading of Sviatoslav Richter?
george1977
09-04-17
09:51:12
回覆 (200): Jan Smeterlin錄下的蕭邦《夜曲》全集
波蘭裔英國籍鋼琴家Jan Smeterlin (1892-1967),與蕭邦留著相同的血統,以詮釋蕭邦作品著稱。從Smeterlin 的故事來看,他也是出身神童級,7歲開始習琴,8歲時就能與故鄉Bielsko的樂團演出貝多芬鋼琴協奏曲。年輕的Smeterlin加入Leopold Godowsky (1870-1938)的大師班,為他邁向國際舞台奠下基石,後來他還與作曲家 Karol Szymanowski 成為忘年之交。1934年,Smeterlin入籍英國,娶了也是音樂家的英籍妻子,據說他喜歡烹飪甚於開演奏會。曾在eBay看過他的《夜曲》LP,二手價格不算貴。  
 
身為蕭邦的詮釋者,Smeterlin一生中所留下的錄音也都與蕭邦有關,不過,進入CD時代後,他的錄音被CD化的數量極少,這套他錄於1954年10月的蕭邦《夜曲》全集,也閉O唯一被介紹給CD時代樂迷的唱片。1994年,該錄音出現在Philips極獲好評的「The Early Years」系列,但來得突然,絕版得也快,他的名字繼續被遺忘……。  
 
(From my previous post in Review33 08-02-05 21:48)
george1977
09-04-17
09:46:05
回覆 (199): Ivan Moravec錄下的蕭邦敘事曲或夜曲
充滿彈性速度如歌唱著的 Chopin  
 
1930年出生於布拉格的捷克鋼琴家莫拉維茨 (Ivan Moravec, 1930~ ),早年由其父啟蒙,七歲則跟隨Rudolf Firkusny 的老師 Vilem Kurz 學琴,十四歲時進入布拉格音樂院,拜師 Erna Grunfeld 門下,1948年以第一名畢業。1957-1958年赴義大利接受大師 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的指導,1964年應指揮 George Szell 之邀與克里夫蘭管弦樂團合作演出,並於同年舉行紐約首演,自此奠定他在樂壇的地位。1969起任教於布拉格音樂院,其演奏曲目以蕭邦、德布西、拉威爾,以及包括德弗札克、史麥塔納與楊納柴克等捷克作曲家作品為主。莫拉維茨於2000年獲捷克總統頒贈「傑出藝術成就獎章」,接著再由捷克政府頒贈他對人類的傑出貢獻獎,2002年在法國 Cannes 唱片展中更獲終身成就獎。這張蕭邦專輯距莫拉維茨在VOX的上一張錄音已隔二十年,他的細膩優雅依舊,音樂更在穩健理性之中蘊藏著深刻的浪漫,他的蕭邦足以用超凡入聖來形容。  
 
 
Ivan Moravec的琴音細膩乾淨,但不像其師 Arturo Benedetti Michelangeli (1920-1995)般無塵無菌至極,而像輕灑湖中的皎月倒影,朦朧著薄薄的一層光暈,這應是『手腳並用』、節制而精妙的踏板奶珧t合下所創出的音色;其二,則在於『音量』的設計;以Chopin夜曲來說,Moravec在曲子整體架構偏向用稍弱的音量來營造醞釀靜謐浪漫的氛圍,而造成強音處更鮮明、卻不突兀的對比;第三,則在於『彈性速度』(Rubato)的運用;Moravec的彈性速度大膽,卻用的自然、藏的巧妙,使音樂的線條充滿優雅卻不流於激情濫情,聽聽第四號敘事曲或夜曲Op. 55-2,在多聲部中仍能讓各聲部獨立地充滿彈性速度如歌的唱著,相當靈妙!  
 
Elektra Nonesuch 9-79233-2,1965年錄音,1991年發行  
 
(from my previous post in review33, 09-02-08 17:06)  
george1977
09-04-17
09:24:19
回覆 (198): Garrick Ohlsson 於Arabesque錄下的蕭邦全集
在市面上的眾多蕭邦【全集】或【準全集】錄音版本之中,不論在質或量上,Garrick Ohlsson都有足以傲視群雄的本錢。這套蕭邦全集應是鋼琴家中憑一己之力灌錄蕭邦全集中,曲目最完整的一套,從獨奏曲、協奏曲外,到其餘完整的鋼琴與管弦樂作品、室內樂、歌曲集等皆沒有遺漏,DG和 Naxos 都得東拼西湊旗下數名鋼琴家的錄音才出蕭邦全集,Garrick Ohlsson的用心與毅力就已值得相當的敬意與掌聲。簡單的說,Garrick Ohlsson 擁有超絕的技巧,但卻是相當內斂而不 show-off 的。  
 
Garrick Ohlsson 的高超技巧、紮實甚至凌厲。但在蕭邦獨奏作品中,他不逞快速,也沒有杜鵑泣血的矯情  
 
Garrick Ohlsson 是1970年第八屆華沙蕭邦鋼琴大賽冠軍得主,是該獎首位(其實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位)美國得主,大他一屆的1965年金牌得主是 Martha Argerich ( 1941 - ),下一屆1975年的金牌得主則是 Krystian Zimerman (1956 - )。夾在兩個明星特質太過閃眼的得主之間,Garrick Ohlsson 的名氣在樂界似乎略顯黯淡,但和1980年的冠軍鄧泰山(Dang Thai Son, 1958 - )一樣,他兩位都可惜的被低估了。當屆的亞軍是內田光子(Mitsuko Uchida, 1948 - ),當年PHILIPS的大 project 20世紀偉大鋼琴全集中,連內田光子也都入選,Garrick Ohlsson 與鄧泰山卻在名單外,先撇開複雜的版權問題和入選名單爭議等,這兩位冠軍實在被低估與遺忘的可惜!  
 
(from my previous post in Review33)  
george1977
09-04-17
09:20:58
回覆 (197): Beethoven
There are many outstanding readings of Chopin from the contemporaries, in fact many of my preferred Chopin readings are from the "younger" pianists like Perahia, Sokolov, Ohlsson and Pires (they are all over 60 now) .....  
 
I haven't heard Tharaud on Chopin yet but I have his recordings on Poulenc and Milhaud from Naxos. He certainly is one of the best from the new breed. I noted his Chopin Preludes from Harmonia Mundi has received rave reviews.  
 
 
---------------------------------------------------------------------------------------------  
 
CP,  
 
Can't agree no more with you!  
 
You should try Alexandre Tharaud who has such expression depth and techical virtuosity in his readings on Chopin Waltzes and Preludes. What makes both recording special is that he uses a STEINWAY in 1950's with a nostalgic touching and unique nuance, I also wrote a rave review before on both accounts.  
 
Ohlsson (The winner of 8th Chopin Piano Competition in 1970)and Sokolov are also highly recommended. Especially Hyperion just rejuvenated the complete works of Ohlsson with superior sonic improvement, much superior to its previous release by Arbasque from US (comparing both before at a classical shop in MK).  
 
Superb!  
 
George1977  
george1977
09-04-17
09:18:51
回覆 (196): Beethoven
 
 
 
we should not overlook some contemporary pianist such like Maria Joao Pires , Sokolov, Van Cliburn, Alexandre Tharaud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george1977,  
 
I agree that we shouldn't be dragged by nostagia that the past is always better, a vintage amp phenomenon (may be tubes) that applies to muiscal performances too. There are many outstanding readings of Chopin from the contemporaries, in fact many of my preferred Chopin readings are from the "younger" pianists like Perahia, Sokolov, Ohlsson and Pires (they are all over 60 now) rather than the historic recordings of Cortot, Moiseiwitsch and Rosenthal despite they are the so called classic performances. I haven't heard Tharaud on Chopin yet but I have his recordings on Poulenc and Milhaud from Naxos. He certainly is one of the best from the new breed. I noted his Chopin Preludes from Harmonia Mundi has received rave reviews.  
 
 
 
cpsjj
09-04-16
21:43:50